金昌日报社 主办

金昌图谱

来源: 2018年04月19日

在小城生活久了,自然有许多感慨与认知,然后就情不自禁地行诸文字。有许多外地的朋友看了,就有许多想法。有的说,一定要找机会来金昌亲眼看看,是不是真如你文字里所描绘的那样富有传奇色彩与魅力生机;有的则干脆调侃说只要你到了哪里,那里就都是美好的。我心坦荡而喜悦。其实,对于许多人都一样,这是很自然的,因为这里是你生存的家园,是你圆梦的地方,你怎么会不心存感激呢?只要你心存感激,她在你的眼里心里就自然都是美好的了。

  

 

  我给朋友说,如果你真的来了,我一定当好这个向导,让你不仅走进小城的历史烟雨与传奇之中,更要让你领略她独特的自然风光,体味她的文化邈远与幽深。只是你要用心去读,要用一双发现与探索的眼睛去看去欣赏去感悟。

  那么,要是朋友真的来了,我又如何当好这个特殊的向导呢?我想我得未雨绸缪,以自己对小城的认知与理解,给朋友编织一份有关小城的图谱,分为两个部分,一份是历史画卷,一份是现实图景。就像自己曾经丈量过的那样,让朋友也丈量体味一回。

  

  我曾经对小城的来历非常痴迷,查阅过许多资料,最让我感兴趣的是那块具有传奇色彩的孔雀石。因为正是那块在一位牧羊人眼里闪着奇异光芒的孔雀石,让一座现代化的工业城市应运而生,从遥远的地平线上缓缓走来,从历史的烟雨深处缓缓清晰起来,走进人们的视野,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终于把根扎在了潮水盆地的边缘,扎在了龙首山下的戈壁滩上。人们又喜欢称她为镍都,因为她是由无数的孔雀石垒筑而成的。如果你寻找不到那块孔雀石了,就可以到金川科技馆去看看,那里的一切都在默默地讲述着一段传奇故事。也或者,就如我当年一年,攀上龙首山去,站在矿山公园最顶端的观景台,从那巨大的露天坑(挖出新中国第一块高品位镍矿石的地方)把目光转移到山下,你就看清楚了,身处戈壁大漠包围中的这座如明珠一般的小城,其实就是一块华丽玲珑的“孔雀石”。在这块“孔雀石”上,你能看到一座现代化城市所能有的一切,比如人们集会休闲的文化广场及龙泉景观带、绿树成荫的公园、花园式的社区、繁华的步行街、宽敞如流线的马路、花园般的现代化大工厂等等。当然,你还能看到一些和其它城市不太一样的“图标”,比如五湖相连的金水湖景区和如玉带一般的北部绿色长廊等等,硬生生地将北来的风沙挡在了外面,把戈壁荒漠隔在了小城以远!你要知道,这两处景观地以前可都是戈壁荒野,是砾石的地盘,是风沙的天下。

  

 

  当然我还要告诉你,二十多年前,当我第一次走进这座小城的时候,可完全不是今天这样的美丽,那时一切都很粗糙。回想从前的样子,虽然见证并参与了小城二十多年来的巨大变化,可有时候还是有些恍惚,这就是当年那座风沙肆虐的戈壁小城吗?
  我喜欢文物古迹所传递的远古信息和文化传承,也喜欢山水形胜所表达的自然脉动和日月启示,我相信你也一样的喜欢。这座小城尽管建市只有三十来年,但是她的人文历史非常悠久,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先民们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又地处古丝绸之路,东西方文化交流融合,在这里留下了许多让我们探究历史的触点。
  我想说的是,要是你真的来了,我一定要陪你走出小城,去金川峡看看,因为那里不仅壁峭谷深、清流潺潺,最重要的是那里的御山谷有座南北朝时期的古刹圣容寺,寺里供奉着一座天然生成的石佛像,在有关佛教的节日里,吸引着大量的香客前去烧香礼佛。有关这尊与岩石浑然一体的石佛,历来都有许多传说和典籍记载,就连敦煌莫高窟的数个石窟里,都有大量关于石佛来历的故事壁画。而与其有关的一个重要宗教人物,是东晋名僧刘萨诃。这是位比唐玄奘还早二百多年去西天取经,与佛陀释迦牟尼并比齐肩,让佛教彻底中国化的标志性人物,佛陀第二十二代宗师。正是他在祁连山中的风景名胜云庄寺(又名“云转禅寺”)挂锡十七载坐窟修行的时候,预言了御山石佛的出世!在这里,我不是想向你介绍佛教,而是想通过圣容寺、云庄寺这些文化古迹告诉你,佛教文化真的是博大精深,非悟者而不能参!当然,对于我们这样的俗世中人,参佛其实只是旅行的一个由头。你知道,中国的古寺大庙往往修建在深山老林里,可能是僧人静修的需要,但那里的绝佳风景才是最养眼养心的。

  

 

  最后我想陪你去看看“骊靬古城”,它离永昌县城不远,有很好的交通条件。可以说,这里是真正的东西方文化交流与融合的集大成者。两千多年前,一支战败的古罗马军团神秘失踪。史学界许多专家认为,该军团流亡到了河西走廊,并被汉政府安置到永昌县者来寨村,并修筑了“骊靬”城堡。 可是中国和古罗马远隔万里,中间有荒原大漠和高山雪岭横亘相阻,且两国从未有过交战,罗马军团何以能流落至中国西部的甘肃永昌,是虚无的杜撰,还是历史的真实?虽然在西汉的版图上出现过一个定名为“骊靬”的县城。从《汉书》到《隋书》也都有准确无误的记载,但真正的实物却从来都没有。近日,运抵永昌县的一块复制的记载隋朝力乾(骊靬)县令成蒙的墓志铭被专家们证实就是目前发现的关于记载“骊靬县”的唯一实物。其实,我们不必纠结于历史的真相,我们只是需要去看看去读读东西方文化的交融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就足够了。

  

 

  如此,你若是真到小城来了,肯定不会失望。


作者: 编辑金昌新闻网

金昌日报
官方微信

金昌新闻网
官方微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