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日报社 主办

在冬日的阳光下

来源:金昌日报 2019年11月13日

■散文

在冬日的阳光下

□鲁天正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四十余载。如果说湛蓝天空里的白云,是故乡秋天一道特别风景的话,那么,村口那段散发着夕阳晕光的黄土墙,则更像是冬天里的一盆火,让人倍感亲切和温暖。

回老家时,每当轿车经过村口,我都会放慢车速,不由自主扭过头去,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半截黄土墙看上老半天。希望冬日的暖阳里,依然安详地端坐着可亲可敬的土地爷。他那泥塑木雕般的身影,如流星划过脑际,依然清晰动人,恍如昨日,心里就会升腾起一种温暖和甜蜜,也勾起了我对童年时光的无尽怀念。

这位土地爷,并不是土地神,他是我们村里德高望重,被村民敬若神明的一位九旬老人。论辈分,他是我的祖太爷。他从旧社会一路走来,经历了岁月的沧桑,饱尝了人间的辛酸,遭受了许多磨难,却永远保持着平和善良,正直侠义的气概。

北方的冬天,漫长而寒冷。只在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沉寂的漠野才有一点暖意。冬日里,最能让人生出美好念想的,莫过于大火炕和南墙根儿了。冬天的阳光,总是让人留念,让人沉醉,给人一种温暖和希望,也给老人们带来了无尽的惬意和舒服,他们尽情享受着这太平美好的时光。

寒流袭来,老人们身若寒蝉,命似秋叶,意味着要迈过一道生死的门坎,经历一场生死考验。风烛残年的老人,常常就在一个冬天的黄昏,或者一个寒冷的夜晚,趁着雪还落,冰还没有化,说走就走了。

土地爷须发皆白,披着一件羊皮袄,戴着一顶泛着油光的瓜皮帽,看上去已经很老了。土地爷的身子骨,真是硬朗,竟然挺过了这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只要天气晴好,村口那一堵坍塌的泥墙下面,一定会有土地爷的身影。尽管他已是百岁老人了,但他的相貌和气质却与众不同,因为他一点都不猥琐,也不粗鄙,从他身上看不到老气横秋的样子。

虽然瘦骨嶙峋,但肠胃无碍,能吃能喝,怡然自得。其实,土地爷也是苦水里泡大的穷小子。他童年时,母亲就去世了。他脸上的每一道皱褶里,都隐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每天,太阳出来,他就捋着一把白胡子出门来,端坐在南墙根儿里,任阳光和煦地洒在身上,让暖意从皮肤一直浸润到心里。他静静地坐在夕阳渐渐消失的晚霞中,惯看秋月春风,留念天光云影,一直到鸟雀归巢,他才拄着拐杖慢慢地离去。

他生就了一副热心肠,为村民做过许多好事。他会尽其所能帮助别人,被人需要是他最美好的感觉。遇到询亲问友的,他就应声举起拐杖,指明方向。见小媳妇哭哭啼啼走过来,一时想不开要寻短见的样子,他便一个激灵惊醒过来,连忙抬起手里的拐杖,拦住她的去路。随即,便颤巍巍站起身来,好言相劝,然后蹒跚着两条很不灵光的老寒腿,送回家去。

小孩顽皮贪玩,常常会惹下祸事。天黑了,怕挨打,吓得不敢回家。他摸着黑,磕磕绊绊,送回家去。父母一看是土地爷来了,也就明白已经知错了。便赶紧说,看在土地爷的面子上,就饶过你这次吧。

他年轻时候,身材魁梧,生性机敏。拉过骆驼,到过口外。他身手矫健,拳脚功夫了得,叱咤十里八乡,土匪蟊贼闻风丧胆,保护着一方平安。他深明大义,深孚众望。曾经给这座村庄带来过安宁和祥和,深受村民的敬重和爱戴,成了人人敬仰的好汉,人人敬畏的大爷。

农闲时节,乡下人都会拣着日头暖儿,三三两两,猫在南墙根儿下,懒洋洋地晒着日头,和土地爷聊聊过去,讲讲未来,回味人生。有人笑着跟他打趣,他也会张开空瘪的嘴,露出没有一颗牙齿的口腔“嘿嘿”笑出声来。

中午时分,太阳逐渐有了温度,热烘烘地照耀着大地。这半截黄土墙,就像吸纳了足够的热量的太阳能极板一样,暖暖的。土地爷倚靠在墙壁上,掏出烟锅滋滋地抽上几口,身心逐渐放松下来,感受着一种无比的舒展和惬意。他静静地仰望着高天白云,似乎在追忆过去沧桑的岁月,有时,也会听见他甜美的鼾声。

对土地爷来说,现在没有什么地方比这个黄土旮旯更使他感到亲切了。这半截寨墙,静静地躺在弯曲的石子路边上,已历经千年风雨,向路人诉说着苍凉与悲壮。像一个扇面一样,为土地爷遮挡过呼啸的北风,抵御过凛冽的寒冷,难怪土地爷对它情有独钟呢,因为这截黄土墙,曾给过土地爷片刻的温暖和安宁。

小时候,我们上房揭瓦,总是淘气,没少惹土地爷生气。有时,我们看着土地爷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就这么永远凝固在夕阳里了。有时还拿他寻开心,把他当叫花子追逐,偷拿他的拐棍当枪使。我们觉得这样去捉弄他,很是好玩。对于我们的恶作剧,他却不以为然,也不生气,看上去还特别开心。

他和蔼可亲,没有一丁点的苍老和颓废,而是充满了朝气。他很喜欢我们,有时他会哆嗦着手,从破衣兜里掏出一把近乎干柔的小胡萝卜来,分发给饥肠辘辘的我们。

他有满肚子的故事和满身的本事。他字写得好,画画也好。总之,他令我着迷,希望自己将来也能成为有本领的人。他非常羡慕我们,说我们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该上学上学,无忧无虑,多幸福啊!他小时候,给地主家放牛打柴,常常挨饿受冻,只为了混口饭吃。是党把我们劳苦大众解救出了苦海,过上了幸福生活。

他常常摸着我们的头,给我们讲一些做人的道理。他常说,少活聪明,老活德行。活人,一定要多做善事,积累功德,把自己的聪明和智慧用在正道上。你们要好好读书学习,长大了才有出息,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他眉飞色舞,口若悬河,给我们讲述《三国演义》《水浒传》之类的古典小说。把那些古今中外除暴安良、精忠报国的民间故事讲得妙趣横生,生动精彩。我们对那些保国的忠良,既倾慕又敬重,心里也充满了爱国情怀。

“斜阳满地铺,回首生烟雾。”西天里挂着一轮夕阳,天上的晚云渐渐收敛。村庄里炊烟四起,树影模糊。鸟雀鸣叫着归巢栖息,牛羊一群群进村入圈。路上的灰土,像蘑菇云一样不断地腾起。不知不觉间已日落西山,夜幕降临了。

车马经过土路,荡起滚滚烟尘,落在旁边的土地爷身上。他早已习惯了尘土的味儿,说这是大地独有的清香,还说尘土不呛人,老黄风才呛人呢。他坐在土墙下,像一棵千年老人参。

这位习惯于在墙角沉默的老人,就这样永远地睡着了。他走得安详而宁静。冰雪映照着他那银白的须发,像一尊刚涂过油彩的泥佛。我呆立了一会,静静地注视着这具干瘦的躯体,看着他那仿佛散发着天使光彩的慈祥面容。看着跌落在雪地上的那柄旱烟锅,我心里忽然间涌起了一阵悲恸。

土地爷俨然一尊石雕铜铸的佛像,慈祥地俯瞰着人世苍生。他的身影在此刻,就像一幅充满欧洲风情的西洋油画,散发着模糊而久远的光晕,在我生命的长廊里,渲染出淡淡的惆怅和涟漪,成为我童年时光里一道温暖而美好的记忆。

时光洗旧的是我们曾经的色彩,而那些永远留存在记忆里的精神,一定会在未来的每一天里,成为我生命里永不褪色的的风景。


作者:鲁天正 编辑

金昌日报
官方微信

金昌新闻网
官方微信

回顶部